【法律案例】海底捞诉“河底捞”侵权被驳回(附判决书)

点击顶部的“蓝色文字”平台

平台

“海底捞”认为“海底捞”餐厅侵权,一审被法院驳回。据了解,双方都没有上诉。许多读者渴望尝试并尝试开餐馆:河钓、河钓、湖钓、川钓、底钓、坝钓、锅钓、碗钓和勺钓。所附判决书为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10-5900民 事 判 决 书10-590000。住所不在。四川省建阳市雄州大道南段389号徐海时代广场A-4 1-1-1。法定代表人:* *,总经理。委托诉讼代理:马百刚,北京市安丰律师事务所律师。湖南省长沙市裕华区人民路105号二楼西(2019)湘0103民初7568号。接线员:王海波。委托诉讼代理:刘爱知,湖南王步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告四川海底捞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底捞公司”)与被告长沙市雨花区海底捞酒楼(以下简称“海底捞酒楼”)于原告:四川海底捞餐饮股份有限公司提起诉讼,法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举行了公开审理。原告海底捞公司委托被告王海波海底捞酒楼法定代表人马白刚(代理)及其委托的诉讼当事人刘爱知(代理)参加诉讼。此案现已审理完毕。被告:长沙市雨花区河底捞餐馆1。责令被告停止商标侵权行为;2.被告被责令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万元。2019年8月1日原告海底捞公司享有商标“海底捞”提供餐饮服务的专有权,有效期为2017年4月14日至2027年4月13日。未经原告海底捞公司许可,被告海底捞餐厅擅自在其酒店的牌匾和服务用品上使用“海底捞”标志,并在企业名称中使用“海底捞”的名称。被告海底捞餐厅使用的“海底捞”标志与原告海底捞公司认可并注册的“海底捞”商标为类似商标。被告海底捞餐厅在其营业场所使用“海底捞”商标,是酒店服务业中典型的商标使用行为,构成在同一服务中使用类似商标,侵犯了原告海底捞公司使用“海底捞”商标的专有权。原告海底捞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第一,被告海底捞餐厅的“海底捞”商标与原告海底捞公司的“海底捞”商标不是类似商标。近似商标是指与两个商标相比,文字的字体、拼音、含义、颜色和构成或者文字和图形的整体结构的相似性,容易使消费者混淆商品或服务的来源;近似商标从两个方面来考察,一个是文字商标,另一个是图形商标,对于文字商标来说,它主要是音、形、意的结合。从诉状判断,原告海底捞公司认为被告海底捞餐厅的“海底捞”字样侵犯了海底捞商标的专用权,应当从声音、形状、含义等方面比较该商标是否相似。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河流和海洋有不同的发音和不同的字形。原告认为这个意思可能有相似之处,所以海和河的相似之处是有水,一个是盐水,另一个是淡水。第二,从双方提供的服务和餐饮产品的介绍来看,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餐饮。海底捞火锅有很高的社会认知度。任何知道海底捞火锅的人都知道海底捞正在做川菜和火锅。河底劳餐厅主要经营湘菜系列的海鲜,我们也有火锅,但火锅不是我们的主营业务,我们主要经营湘菜,这与系列菜肴和提供服务的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因此,综上所述,无论是“海底捞”与“海底捞”之间的字形差异,还是双方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双方均不构成商标法所述的相似性,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海底捞公司的诉讼请求。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证据,法院组织当事人对证据进行质证。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法院认定事实如下:海底捞公司成立于2001年4月16日,经营范围包括餐饮服务等。经商标许可 被告的河底钓鱼餐厅是事实和理由:10-59000。如果你吃洞庭湖的淡水,你可以在河底钓鱼。正门的木制招牌是“河底好品味”。被告河底捞餐馆辩称,,其中“河流”一词的三个点代表了河流的艺术形式,而“底部”一词下面的点被鱼形图像所取代。整个招牌上方有一条活泼的鱼。整个河底垂钓餐厅的招牌周围都是一些在农民的河里垂钓的卡通形象,大门前的菜单海报上写着“匪牛肉”、“麻辣饕餮蛙”、“等湘菜系列家常菜”,门口走廊的广告上写着“吃湖南洞庭鲜,然后在河底垂钓”。被告商店的餐具、宣传标语、优惠券、传单和名片上都标有“河底好味”的字样。生活中不仅仅是河里有水,湖、江等都是有水的地方,那么按照原告海底捞公司的逻辑,只要是用有水的江湖河海的名字都是侵犯原告的商标专用权,所以对于所谓的江底捞,井底捞那都是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原告海底捞公司提出,被告海底捞餐厅使用的“海底捞”商标与其核准注册的“海底捞”商标为类似商标,但根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最高****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商标相似性第九条第二款,是指被告商标与原告注册商标相比的字体、读音和含义。或者其各种元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和颜色组合相似,使相关公众误解货物的来源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登记的货物有特定联系。就词的标记而言,是否相似一般需要从音、形、义三个方面综合判断。首先,虽然“海底捞”标志和“海底捞”商标都有正门上方宣传招牌为“河底捞家常菜”这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的整体字体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原告海底捞公司的注册商标“海底捞”为方正华力字体,而“海底捞”标志则由艺术字符组成,“河”字的三个水部分表示河流正门右侧宣传招牌为“河底捞,但这两种发音没有相似之处,无论是普通话发音还是湖南方言发音。河底劳餐厅的店堂牌匾和海底劳火锅的店堂牌匾在成分和颜色上没有相似之处。而且它的整体结构、立体形状和色彩组合都不相似。其次,海底捞公司所有门店经营的菜谱都是川菜火锅,而海底捞餐厅经营的菜谱则是典型的湘菜。海底捞餐厅的菜谱虽然有火锅,但其火锅与原告海底捞公司经营的有所不同,大部分都是河鲜火锅。从门口菜单和海报的宣传可以看出,招牌和菜单海报都是针对湘菜系列的。因此,原告四川海底捞餐饮有限公司不顾原告和被告操作的其中“河底捞”整体采用艺术字形式字体、本院认为字体和“底捞”字体,请求被告长沙市裕华区海底捞餐厅停止商标侵权,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民事诉讼法》第64条和《最高****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条,判决如下:读音方面“河”字与“海”字,虽然拼音都是H开头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150元,由原告四川海底捞餐饮有限公司承担。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我院提出上诉,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理人人数复印,向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审计师彭定云2019年9月23日助理法官俞航书记员唐丹

标签

发表评论